大願法師講述 慈蓮叢書修行篇《內觀禪修訓練法要》伍、如何培養內觀(1)

既然內觀這麼重要,那麼要如何培養訓練內觀呢?在介紹訓練內觀之前,什麼是內觀應該再提示一次。內觀:就是如實正觀五陰,也稱為如實照見緣起緣滅的自然法則(正智)。所以訓練內觀就是培養向內觀察自己的身體、感受、心念以及覺知諸法現象的方法,培養觀察的智慧、照見一切煩惱的根源,進一步從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。培養內觀是「因」,訓練保持當下的正念是「緣」,完成觀察集、滅的智慧就是「果」。觀察的智慧是「因」,照見身心實相是「緣」,離欲、滅盡貪瞋癡、證涅槃就是「果」。簡單說,培養內觀的方法是要照見身心實相,目的是使內心達到徹底解脫煩惱痛苦,然後慈悲喜捨的關懷眾生,教導因緣具足的人都能從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。內觀既不是看,也不是想,而是直接的感覺,進一步從感受中體驗到苦受、樂受、不苦不樂受等。

我們不論是修行也好,或是在世間上從事任何的事業也是一樣,一定要先了解工作的方法及目的,修行培養內觀也一樣,只有先釐清培養內觀的方法與目的,才不會盲修瞎鍊,浪費寶貴的時間與生命,甚至錯誤的走入邪見還不自知。觀念正確、方法正確以及目的正確,只要不放逸地精進,必定會獲得解脫煩惱的果。如果觀念不正確、方法不正確、目的不正確,即使很精進,仍然是無法解脫的,甚至可能反而會增長我見、我慢。

要自體驗甚深緣起法則的真理,必須要有足夠的內觀智慧,因為這並不是以一般的知識理論或是散亂的心就能體證到的,只有透過內觀訓練這條路才能成就四雙八士。如果只是聽聞別人所說的法以及別人的自證經驗,那都是屬於別人的東西。對自己修證慧的成長及解脫自己的憂悲惱苦是沒有幫助的。別人歸別人,自己歸自己,各自因緣本自不同,何況是自證緣起的真理以及自證涅槃。別人教導的方法及理論,自己必須加以思考、經驗,才能釐清是或非,何況理論和實證是二回事。也就是說,透過聞慧、思慧的知見是不足的,一定要自己如實親自實踐、親自體證,這才是最貼切有力的經驗,而不能只空記名相。空記名相還是會存在著懷疑,因為它還帶著無明的色彩,當然就不可能解脫煩惱痛苦。

佛法是用來實踐的,而不是用來做理論的研究,無論如何研究也無法體驗到真理的實相。例如醫生所開的藥單是指示藥方,要按照藥方抓藥給病人服用,病情才會好轉,而不是空念藥單內的藥名,病人的病就會醫好。

佛陀體證緣起真理,自證涅槃之後,他唯一能夠給我們的就是教法的引導,然後由自己親身去力行親證真理。因此佛陀在教導中,一直都要弟子自依、法依,直接體驗真理,沒有任何人或他物可以依靠,只有依靠自己,依靠正法的實踐,才能獲得正法的利益,而從煩惱痛苦中解放出來,然後再傳授與其他的人,使人人也都能獲得解脫。

一位經過如實培養力行內觀的人,他所親自經驗到的真理,並不需要再藉任何資訊或別人的印證。也就是說培養內觀自證緣起開法眼,自證涅槃完成解脫煩惱痛苦者,他不必找別人印證自己是否開悟、自己是否證到幾果,因為自己比別人更清楚自己。一位修行者若還需要別人印證他是否開悟或證果,那麼這位行者其實還沒有開悟,沒有開悟何來證果呢?

培養內觀必須要在行、住、坐、臥中不斷地訓練正念,在身受心法中選擇一個適當的觀照對象,然後持續不斷地觀照它,培養內觀持續不斷是非常重要的工作。思考、想像、推理、判斷並不能讓心得到安逸,只有持續不斷的培養正念、正知,由正念、正知開啟正智,由正智完成正定,才能獲得安逸。如果妄想生起時,不要試圖想去控制妄想。妄念生起時,也不要想去控制妄念,只須清楚地觀照當下的所緣就行了。當你能清楚地發現妄想或妄念生起時,妄想、妄念自然就會停下來。如果縱容妄想或妄念,而沒有清楚地如實保持當下正念、正知,那就會影響內觀的開啟。

培養內觀禪修時,不要有任何的企圖心,例如想獲得無想、無念的安詳平靜,或是看到光等等,要做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保持當下的培養正念。如果你的身心中出現什麼問題時,只須單純客觀的去觀照它就夠了,不要試圖控制它或排斥它,當然若有喜、樂、輕安現象出現也一樣,只要單純的觀照它就可以了,不要有任何的企圖心或愛染。禪修時,在禪修中那一個所緣實行起來又簡單又自然,又能培養出正念、正知,就以那個做為禪修觀照的所緣,不要要求以複雜難觀照的作為所緣。但也不要沒有法次法向而只因為培養內觀而禪修,只有有法次法向的禪修,才能進道上昇對禪修產生興趣,而且在培養訓練中能夠產生進道上昇的滿足感。當然也不要有任何的壓力,否則就會產生厭煩,或感受到一點成就的滋味也沒有,如果有此種情形,那必定是你禪修的方法不正確,或有混雜不正確的心態在其中了;若有不正確的方法或不正確的心態參雜在其中,禪修就會覺得疲倦不堪了。因此一位禪修者必須在修行中具備有正確的心態,才會對禪修產生興趣,也才會有信心生起精進力。